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配资

「股票杠杆途牛配资」科陆电子缘何频繁变卖资产 财务危机深重或有12.52亿资金遭占用

  • admin
  • 2019年09月07日

股票杠杆途牛配资

  9月4日,科陆电子发布公告称,公司拟将位于深圳市龙岗区龙岗镇宗地编号为G02315-0003的土地及地上全部建筑,以及成都科陆洲100%股权转让给深圳威新。此次出售资产预计产生收益5.47亿元,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及公司主营业务投入,有利于公司盘活资金,实现公司整体利益最大化。

9月6日:政策利好释放不断 大盘还将创出

  消息一出,公司股价连续两日涨停,截至2019年9月5日收盘,科陆电子股价收于5.73元。

  但一天之后,9月6日科陆电子就收到收到关注函,被要求披露资产交易标的详细情况,交易对手方实际控制人等信操盘培训息。同时,公司股价也开始转跌,截至9月6日收盘,股价收于5.43元,跌5.24%.

  同时在这背后,是科陆电子在持续亏损,自2018年报出现首亏12.20亿元后,2019年半年报仍未扭亏,继续亏损超过7700万元。同时,根据红岸风险挖掘系统,公司或有12.52亿元资金遭到占用。

  半年报持续亏损 售卖资产已经不是第一次

  科陆电子1996年成立,于2007年上市,是综合能源服务商,从智慧能源的发、输、配、用、储到能效管理云平台、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站运营管理云平台等都能提供完整解决方案。公司业务涉及新能源、电动汽车生态圈、能源智能服务、智能电网、智慧工业、智慧城市、能源金融等。

  自2007年上市以来,公司业绩一直保持稳定,但2018年首次出现亏损,当年实现营收37.91亿元,同比下降13.36%;归母净利润亏损达12.20亿元,同比下滑高达411.19%。2019年中报也并未实现扭亏,营收实现15.16亿元,同比下降23.09%;归母净利润亏损7752.98万元,同比下降219.97%。其实在2017年年报,其扣非净利润已经为负,亏损达1.22亿元。

  对于2018年的业绩巨亏,公司的解释是外部融资环境偏紧、金融市场资金成本大幅上升,加之受行业环境及产品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公司资金周转困难,对市场的产品交付产生不利影响。同时,对子公司资产减值准备及资产处置损失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一定影响,使得公司报告期内经营业绩未达预期。

  对于2019年半年报的亏损,科陆电子的解释依然还是由于宏观经济增长放缓,外部融资环境偏紧,金融市场资金成本大幅上升,公司营运资金较紧张,订单交付情况不及预期。

  在巨亏之下,科陆电子开始变卖资产。2019年1月以来,科陆电子将格尔木特变电工100%股权,以6633.85万元的价格转让给深能北方能源;2月,将上海卡耐58.07%股权,以6.48亿元的价格转让给恒大新能源;3月,将润峰格尔木电力的股份以3913.13万元转让给京能清洁能源;5月,将百年金海100%股权,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丰之泉。

  此前,2018年也曾陆续出售了子公司持有的宁夏旭宁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 100%股权、卓资县陆阳新能源有限公司100%股权、格尔木特变电工新能源有限责任公司 100%股权、哈密市锦城新能源有限公司 100%股权、哈密源和发电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

  同时,仅从2019年半年报来看,公司就将11家子公司进行转让,还有4家公司进行了注销,收到处置子公司现金净额为1.70亿元。

  除此之外,科陆电子还有将部分募投资金补充做流动资金使用。

  5月9日,科陆电子终止实施“110MW地面光伏发电项目”,并将该项目剩余募集资金3.32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6月,科陆电子终止“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三个募投项目,将剩余募集资金共计10.73亿元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募资不断 实控人99.09%股权质押

  自2007年上市之后,科陆电子融资不断。在2010年、2015年和2017年进行了3次定向增发。2010年募资净额为5.21亿元,用于智能变电站自动化系统项目;2105年募资净额为6.89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用于永久性补充流动资金;2017年募资净额为18.04亿元,用于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110MW地面光伏发电项目,以及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但2017年的这一定增项目,进展相当缓慢,根据今年6月的公告,其中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的进度仅为8.01%,最终公司宣布终止“智慧能源储能、微网、主动配电网产业化项目”、“新能源汽车及充电网络建设与运营项目”、“智慧能源系统平台项目”三个募投项目,并将上述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剩余募集资金共计10.73亿元,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同时,公司还频发公司债,2013、2014、2016、2017及2019年均发行了公司债,共计16.8亿元。

  但根据6月13日公告,中证鹏元对科陆电子的跟踪评级显示,公司信用等级维持AA等级,发行主体长期信用等级维持AA等级。但评级展望被调整为负面,还将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和本期债券信用等级移出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在另外一边,董事长兼实控人饶陆华还在的不断地进行减持和股权质押。从2012年开始,饶陆华就开始不断进行股权质押,累计高达133次。截至目前,其共质押3.39亿股,占总股本的24.04%,占其持有股数的99.09%,或存在质押式减持的嫌疑。

  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截至2019年9月5日,科陆电子股权质押比例达到32.37%。

  另外,从历年的年报及中报披露来看,饶陆华还在不断减持手里的股份。2017年年报,其期末持股数为6.07亿股;到了2018年年报,其期末持股数为4.55一股;再到2019中报,其持股数为3.42亿股。早在2010年,饶陆华减持公司股份600万股,套现达1.86亿元。

  此外,在2019年5月,还有媒体曝出饶陆华涉嫌跨国重婚案,其与重婚女子离婚的话,将影响到科陆电子的股权结构。但科陆电子随后发布公告澄清,该案件事项纯属公司董事长饶陆华个人事项,是其陷入了被人设计的商业骗局,与公司没有任何直接关系,不会对公司产生影响。

  但在6月,科陆电子的第一大股东就股票多少能加杠杆发生了改变。2019年6月20日,科陆电子公告披露,远致投资于2019年6月19日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公司股份101.29万股,增持完成后,以仅仅83股的优势领先饶陆华,成为科陆电子的第一大股东。

  红岸预警:财务危机深重 或有12.52亿资金遭占用

  科陆电子的财务危机,从其他财务数据中也可见端倪。公司财务费用持续增长,2018年其财务费用为4.42亿元,同比上升35.81%;2019年半年报为2.24亿元,继续同比增加20.95%。而形成对照的是其大幅下滑的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2018年年报数据同比下降84.27%,2019年半年报下滑更是高达434.84%。

  所以,靠不断处置资产就能挽救科陆电子的业绩吗?根据2018年财报,科陆电子货币资金46.55亿,有息负债13.94亿。与此同时,科陆电子由货币资金带来的利息收入的利率和有息负债带来的利息支出的利率分别为0.99%和11.20%,公司利息支出的利率远高于利息收入的利率。这一反常现象背后,很可能意味着,科陆电子存在其他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的情形。

  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截至20华泽钴镍19年6月30日,系统显示公司或有12.52亿元的资金遭到占用。

  同时,根据蓝鲸红岸风险挖掘系统显示,路科电子一直以来都有明显的财务危机,自2015年起一直保持红色风险级别,2018年起财务危机得分为41.9712分。

股票杠杆途牛配资